返回

她味美甘甜

报错
关灯
护眼
第18章(第1/2页)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书架
    李慕诚跟田心商议要来个将计就计,既然某些人认为他们是男女关系,那么演给他们看好了,一来他越重视田心,某些人越不敢轻举妄动,算是保护了田心。二来李慕诚的计划也已到了尾声,跟田心的恋情是剂猛药,不怕有人不跳出来。

    这里最大的赌场叫百盛,一到夜里一二点,外面灯光璀璨的几乎照亮半条街,现在白天反而没那么引人注目。

    这里楼下是赌厅,楼上是客房,专为各地来往的客人提供住宿,再楼上是餐厅,再往上就是按摩房。

    此时一间包装奢华严密的按摩房里,一水鲜嫩姑娘挤在门口等待挑选。

    按摩床上躺着个人,白色按摩垫布覆盖着他背部以下,他肤色偏白,有点像久不见光的病态,但身材瘦削肌肉紧致,看着保养得当。

    那背部的两根肩胛骨微突着,纹着两只细长兽翼,线条是黑色,边缘渗着血红,衬着他肤色冲击力十足,活像天使和恶魔的较量。

    黄瑞金走过来,躬身在他耳畔询问几句,随即挥手把一水姑娘和按摩师傅哄走。

    那人起身穿衣,黄瑞金便帮衬着递衣送裤,那人抬起狭长双眼促狭的睨了一眼,看见黄长官有些不灵便的腿脚,和上着支架的左手,鼻子里哼了一声,拿手挡开。

    男人正是年轻蓬勃的年龄,可半点鲜活劲都没,反而态度倨傲,少言寡语,加上那病态的肤色,更显得阴沉冷鸷。

    他是李慕诚同父异母的弟弟李慕豪。

    同样做为李主席的儿子,李慕诚能够进入中枢部门继承父业,他却一直被流放般在国外读书,好不容易读完书回来,父亲又把国外投资的家业交给他管,他几次明着暗着表示想回来做大哥的左膀右臂,最后被父亲一句“狼子野心”彻底寒了心。

    他不过是二姨太生的孩子,所以渴望权利的时候,就被定性是狼子野心?

    李慕豪冷笑,李长明再叱咤风云也有身体不济的这天,他想为李慕诚掌风驶舵,难道还能跳出棺材板。

    黄瑞金知他少言寡语,便起了话头,说道,“二公子您来的不凑巧,您也看到我现在什么情形,李慕……哦,你大哥李长官自从跟那个女演员好了,行事越发专横张狂,我夫人不过与那田小姐有些微误会。”

    他指指自己身上,“他真是一怒为红颜,也不怕折了颜面,用那些粗鄙又粗暴的手段,几次……这次要不是您约,我不会出府门的,呵呵,想我跟了李主席多年,要是李主席知道这些,不知做何感想。所以你来找我没用,我啊,老了没用了!”

    李慕豪幼时折断腿,走路一直颠簸,常年习惯拄着一根拐杖,此时他慢慢走到窗边,用拐杖撩起窗帘一角,刺眼的光照了进来,逼得他眯着眼,看着深远天际,反问,“大哥既然这样行事,黄长官为何不告去仰光。”

    黄瑞金也拄了颇是气派的拐杖,为了不跟他撞拐,他把拐杖扔在一边,一瘸一拐走过去,“怎么没去,亲自去了几次,可奇了怪了,家里现如今操持的居然是一直不肯回来的大夫人,大夫人啊,她可不给我三分薄面,三言两句就打发了我,每次说李长官身体不适,不想见人。”

    见李慕豪不言语,他凑近些,“李长官身体再不适,难道还不肯见见我们这些老臣?”

    李慕豪突然转身过来,差点撞到黄瑞金,可他也不避开,直直发问,“黄长官一直在政法部,想不想更进一步?”

    黄瑞金退后一步,脸上似笑非笑,“你还年轻,到了我这个年龄就想明白了,人老了就要识相,做官做到什么是顶,不如及时行乐。”

    “黄长官这话,就算我父亲的棺材板答应,李慕诚他答应吗?”

    “你说什么?谁的棺材……”

    黄瑞金一脸震惊,“不可能!那个女演员我绑回来逼问过,她透露过那边一切安好!”

    李慕豪言语肯定,阴鸷冷漠,“早死了,大夫人李慕诚母子一直隐瞒至今!我母亲千方百计,昨夜才探明消息!”

    今天李慕诚在楼里办公,引得楼里上上下下各个部门的人纷纷侧目。

    因为他不是独身一人,随行的还有位年轻小姐。

    一张办公桌上,李慕诚在那头认真批注文件,田心在这头翻看杂志,不一会儿她实在憋不住,拿手挡着脸一侧,去问李慕诚,“你们办公楼来来往往的人怎么这么多?”

    李慕诚抬头看去,窗外走廊上假意交谈实则偷眼来瞧的人一窝蜂散的散,躲的躲,过了一会儿才清净下来。

    李慕诚笑,“不是,是因为我这里有位身姿风流,长得好看的小仙女。”

    田心,“要不然我还是回去,这样也打扰到你工作。”

    “不必,这么难得的机会,我想表现表现。”

    “表现什么?”

    “不是说认真的男人最帅吗,你现在有没有感同身受?”

    李慕诚一瞬不瞬的看向她,他端正的坐姿,拿笔的姿势,嚼着笑的样子,像是温和的学长,在亲切的询问她无关紧要的话。

    田心把杂志挪到脸的这一侧,想要遮挡他灼热的目光,转而忍俊不禁,干脆躲在杂志后偷笑,她也并不看他,调笑的语气回道,“帅不重要,重要的是要像洋葱一样有层次有内涵才行。”

    李慕诚大言不惭,“我就是洋葱,如果你愿意一层层剥开我的心,就会发现我更帅。”

    办公之后,两人打算吃过便饭去医院,走出办公室门,李慕诚伸出胳膊,田心会意的上前挽住,她今天穿着一袭长裙,更是婀娜多姿,引人注目。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