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瞪谁谁变猫[综]

报错
关灯
护眼
第109章 【番外:后日谈】(第1/5页)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书架
    “关于昨日围捕敌联盟时发生的战况, 不知道您对此有什么看法呢,欧尔迈特?”

    商场顶端的巨型屏幕播放着采访实况,笑容满面的记者将话筒向前伸出,充满期待的看着身旁的NO.1英雄。

    为了让观众更加清楚事件发生的具体情况, 在两人的背后,还播放着昨夜录制的战斗场面。

    出于保护少年儿童观众身心健康的考虑,过于血腥的部分全部加上了虚影。不过, 任谁都能看出,后期出现的巨大怪兽直接杀死了敌联盟幕后BOSS的事实。

    关于“它”究竟是善是恶,做的事情是否符合当代社会的主流观点,已经在网络上掀起了讨论的热潮。

    类似于——

    “虽然敌人(villain)该受到制裁, 不过交给法律来处理不是更好吗?这样血腥的杀戮手段, 会给社会带来很多不安定性吧?”

    “那种怪物,根本已经失去了作为人类的意识吧?唔哇、如果它哪天暴走的话,连普通人也无法幸免于难的吧?”

    “说真的, 这实在是太令人恐慌了, 希望政府部门能进行处理,还给我们一个和平稳定的生活环境。”

    “大家需要的是拯救别人的英雄,而不是只会杀人的怪兽。”

    “不过欧尔迈特在的话, 就算它哪天成为了敌人(villain)也根本没什么好怕的吧?”

    ——网民们的言论呈现出一边倒的趋势。

    虽然有一部分的人认可“它”的所作所为,但在整体大环境的压制下, 很快就变成了水中泡沫, 无声的消散于大海的浪潮之下。

    采访者挑选了其中的一部分投放至大屏幕上, 非常娴熟的制造着舆论噱头, 同时期待着NO.1英雄能说出什么带爆点的消息来。

    毕竟,昨夜的战况实在是有些复杂,大约只有参与其中的当事人才能说得出始末逻辑。

    “我认为——”

    欧尔迈特坐直身体,摆出一副与平日里差不多的爽朗模样,掩饰着尚未愈合的伤口所带来的刺痛感。除此之外,他还要尽力压下心底的情绪,作出符合NO.1身份的评判来——这对他本人来说,实在是有些艰难。

    一瞬间之内,他的脑中闪过许多画面,有高层们明里暗里的叮嘱,相泽消太对着手机神游的样子,以及,某个小鬼最后瞥向他的那一眼。

    ……嘴上说得霸气,其实,根本就是快要哭了吧。

    “我认为,有一点需要纠正。”

    他收敛了经常挂在脸上的笑容,非常严肃的伸出一根手指,认真道:“是'他'不是'它'。他依旧有着人类的心,怀揣着莫大的善意和勇气,走在属于自己的道路上。”

    “——对此,我确信无疑。”

    街道上,正在仰头看着实况转播的行人们,不由交头接耳的探讨起来。而孤身一人站在原地的黑衣少年低下头,舔了舔手中快要融化的蛋卷冰淇凌,又咬住脆皮的部分,完全是一副无动于衷的模样。

    由于他戴着一副宽大的墨镜,差不多遮住了小半张脸,所以旁边议论纷纷的人们并没有发现,其实话题的中心人物就站在自己的附近,非常悠闲的吃完了一支冰淇淋之后,便双手插兜不急不缓地离开了人流密集的地带。

    他仿佛没什么目标似的,非常随意的走了好一会儿,直到听见海浪的声音,才抬起头辨别了一下方向。

    ——虽然只来过一次,不过,应该是没有找错吧……那个海边的墓园。

    与此同时。

    在一株生长茂盛的大树下,本该宁静肃穆的环境下,却正有一个人随意的靠坐在墓碑旁,还举着播放视频的手机,好似给沉睡于此处的好友分享一般,用跳脱的语气点评着——

    “你看到了吗,织田作,这个孩子真的很有趣呀。我昨天在看实况转播的时候,差点笑得背过气哦!”

    “唔、虽然'笑死'也是一种自杀方式啦,但果然还是太痛苦了!是窒息伴随着全身酸痛的感觉,我绝对、绝对、绝对不想尝试!”

    “总之,该怎么说呢——”

    他仰起头,将后脑枕在微微泛着凉意的墓碑上,唇边的笑意一点点淡了下去,变成了某种包含着怅然和追忆的复杂神色。

    “那孩子最终,还是义无反顾的选择踏入,当初我们一起逃离的地方啊。说真的,让我稍微觉得有些挫败呢……”

    他的声音渐渐放低,一如多年前,讲述过世人眼中美好的童话故事后,又用自己奇怪的理解方式,以近乎浮烟般轻柔地口吻来进行解析一般。

    不过,这次却明显有些不同。

    “明明是万无一失的计划,每一步都跟我预计的相同,根本不该出现差错。可如你所见,我确实失败了,而且是彻彻底底的完败。”

    “我一直都想不明白,为什么会变成这样,直到……”

    他忽然自嘲似的轻笑出声,抬起手挡住穿透树荫飘落下来的阳光,一双鸢色的眸子微微眯起,试图遮盖着其中薄雾般地轻愁。

    那不知是阳光的倒影,还是他与生俱来的内容物,正透过最深沉的心之海上浮,显现出某种他无数次认真的、仔细的确认过不曾存在的事物。

    “——他跟我说,喜欢一个人,是不需要任何理由的。”

    “很奇怪,不是吗?这个世界上,居然会出现没有办法去分析、去辩驳、去推翻的东西,这与我的生存习惯完全相悖……”

    “曾经我认为,没办法理解'喜爱'为何物,才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