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天涯客

报错
关灯
护眼
第三十四章 妖姬(第1/2页)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书架
    周子舒再次走进银庄的时候,迎出来的便不是掌柜一个人了。

    一个身材微胖,满脸福相的男子听闻他来,大步迎了出来,这人细眉细眼肉鼻头,一张脸活像笼屉里蒸出来的白花花的大馒头,看着便十分惹人喜爱。银庄掌柜的微微弓着腰,在这人身后两步的地方跟着,态度十分恭敬。

    他一见了周子舒,先是愣了片刻,然后才试探似的问道:“您是……周公子吗?”

    周子舒笑道:“怎么,平安认不得了?”

    原来这迎出来的男人便是“平安银庄”的宋大当家宋平安,传说此人原先是南宁王爷府上的管家,主人故去了,便自己出来,靠着一点积蓄经商买卖,不几年,便做得家大业大。

    全国都有他的产业,一年四处奔波,谁也不知他在哪一处。不少客商都知道这位宋大当家,做起生意买卖来,十分精明,却难得的不奸,竟是个厚道仁义的,一来二去,口碑十分好,连带着路子也宽,宋家也越发兴旺发达起来。

    宋平安十分激动,吩咐掌柜的打烊,又遣散了小伙计,清了场,请周子舒坐下,说道:“奴才本来在扬州附近,听见消息,便立刻赶来了,底下人可曾怠慢过公子?我家主子念叨了您好几年啦!”

    随后平安压低了声音:“当年多谢周公子,把我家主子离京的消息瞒了下来,才有这几年太平日子。”

    周子舒啜了口茶水,笑道:“举手之劳罢了,七爷他一向可好?”

    心里却想着,你家主子早点滚蛋才叫消停,大家也就都能过上太平日子了。

    平安笑道:“好得很,好得很,烦劳公子惦记着,小人接到消息便传信回去了,昨日才收到主子回信,说正和大巫往这边来呢,十天半月的,估计也就能到了……”

    周子舒闻言,平静的脸上立刻抽搐了一下,心道这中原武林已经够乱乎的了,那祸害竟然还要来掺和一脚,真是流年不利,天灾人祸赶齐全了,嘴上却还客气道:“怎么好劳动七爷和大巫呢?”

    平安道:“那有什么的,我家主子久居南疆,也闲得十分没事做,正好出来活动活动身子骨,主子说了,当年还曾与公子约定,将来定要替公子说个腰细貌美的南疆妹子当媳妇呢。”

    周子舒大汗,忙道:“戏言,戏言罢了……”

    他心里却莫名其妙地想起了前一日那荒院里,温客行一本正经地,说出“我却想跟你过一辈子了”的模样,便觉得坐在屁股底下的椅子上像是长了钉子,怎么都不舒服,浑身不对劲。

    平安与他寒暄了几句,便说了正题,道:“公子来问过琉璃甲的事,奴才叫底下人留心了,这些日子知道点东西——公子可知,昨日一位名叫做沈慎的男子随着少林方丈出现在了洞庭,还带来了一块琉璃甲的事?”

    周子舒一怔:“蜀中沈家的家主沈慎?”

    平安点头道:“是,此人不问世事已久,此番竟忽然出现,显然是听到张家遇害的消息,也待不住了。”

    周子舒心下急转,即刻反应过来,说道:“是了,当初太行陆家并未曾留下子嗣,只有几个不成器的小徒弟,都交给了泰山掌门华房龄,再算上张家……难不成,传说中的五块琉璃甲,竟在当年的五大家族手上?”

    平安道:“周公子果然闻一知十,那沈慎一现身,高崇便也承认了琉璃甲,在高家庄也有一块,终于说出了此物的来龙去脉,您可曾听说过‘阴阳册’‘封山剑’和‘六合神功’?”

    周子舒微微皱眉,点头道:“阴阳册我只听说过一点,不知真假,据说是神医谷的圣物,可生死肉骨,号称无病不可医——封山剑则是三十年前堕入魔道的绝世高手容炫自创,下半部是剑招,而上半部心法,便是他自‘六合神功’中领悟而出的,那‘六合神功’自上古传下,缺损不少,十分晦涩难懂,极易走火入魔,然而也威力极大,天下莫能有与之争者……高崇的意思难不成是说,琉璃甲里的秘密,便是容炫留下的两部武学经典?”

    平安点头道:“正是,据高大侠说,容炫当年走火入魔,一方面是丧妻之痛,然而之后魔性大发,却也是因为练功不当。容炫身死后,他们几人便找到了琉璃甲,见两大奇功和那神医谷圣物‘阴阳册’都蕴含其中,但凡是练功夫的,没有能不为其倾倒的。他们当时只觉这东西太过危险,便将琉璃甲摔碎,约定五大家族各保存一片,再不叫魔功现身江湖。”

    周子舒听后皱起眉,半晌,才极缓慢地点点头,说道:“高崇是这样说的……”

    平安面有愧色地道:“奴才实在能力有限。”

    周子舒笑着摇摇头,说道:“天窗和四季庄,关于三十年前的惨案内幕尚且不能知之甚详,何况你一个生意人呢?已经帮了大忙了——不过话说回来,五大家族各持一片琉璃甲的碎片,赵家的呢?赵敬没给个说法?”

    平安点头道:“赵家家主宣称赵家的琉璃甲被盗了,不知所踪,此言一出,当时在场的众人几乎要闹起事来,华山掌门像是有了确凿的证据,说就是那赵敬私吞了张家的琉璃甲似的,昨日奴才派去的人说,华山掌门差点和赵大侠动起了手。”

    周子舒便想起那日在地穴见着的那片琉璃甲,多半便是赵家遗失的,偷东西的必定是当晚死了的于天杰和穆云歌两个中的一个,可惜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又被一个鬼谷的小鬼得了便宜,之后那片琉璃甲鬼使神差地落到了温客行手上,叫方不知盗走,可如今方不知也死了,并且疑似死在了喜丧鬼手下……

    周子舒只觉得心里像是堵了一块大石头一般难受,一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