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天涯客

报错
关灯
护眼
第五十五章 墙根(第1/2页)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书架
    走马道,洛阳川,兰苑未空,行人渐老。传有无限燕赵女,金梯上,吹笙相和,风起自洛阳东,香过洛阳西。

    子规声歇,有人携酒长醉。

    东都过处,繁华已老,官道上有几匹瘦马,正悠然行路。

    两个男子具是长身玉立,只是其中一个,脸上隐隐带了些病容,腰间挂一个酒壶,也不急着喝,只是拿在手上,有一下没一下地晃悠着,含一口品一会,方才慢慢咽下去,不知在想些什么。一个虎头虎脑的少年跟在他们身后。

    正是方自蜀中出来的周子舒一行。

    温客行在一边看着,发现这人一口接着一口,那么一大壶,才没有多大一会功夫,便见了底,就忍不住在他又往嘴里送的时候,伸手格住他的小臂,说道:“酒鬼,差不多了吧?”

    周子舒斜眼瞥了他一下,将酒壶换了一只手,说道:“管那么宽,你是我媳妇么?”

    温客行便伸手去抢他的酒壶,还正色道:“连肌肤之亲都有了,难不成你要对我始乱终弃?”

    周子舒一边见招拆招一边笑道:“我是怕你守寡。”

    温客行也不管张成岭还在场,便继续恬不知耻地说道:“没事,反正现在给看给摸不给用,我也是夜夜睁着眼睛守活寡。”

    周子舒手一滑,酒壶便被温客行顺走了。

    张成岭低着头缀在他们俩身后,简直想一头钻进地缝里。

    温客行接过他的酒壶,大大地喝了一口,斜着眼对着周子舒一笑,说道:“酒不算好酒,可味道……实在是不错,不错。”

    周子舒木然地看了他一会,忽然催马凑近,贴到他耳边道:“夫人这是孤枕难眠欲求不满么?为夫实在是亏待你了,晚上洗干净了等着我,一定叫你……”

    温客行正听得想入非非,手上一空,酒壶被抢回去了。

    周子舒学着他的样子斜了他一眼,眼角微微狭长,目光飘过来的时候却不见一点媚色,反而有些说不出的促狭灵动意味,他得意洋洋地举起酒壶冲着温客行挥了几下,然后心满意足地喝了一大口。

    然而却忽然觉得嘴里滑进一块小东西,硬邦邦的,周子舒一怔,将那块东西吐了出来,当时就差点从马背上直接跳起来——那居然是一块小核桃仁!

    周子舒那叫一个倒胃口,好像从他嘴里吐出来的不是一块小核桃仁,是一块人脑子似的,怒视着温客行道:“你混账!”

    温客行忙拱手自谦道:“哪里哪里,承让承让!”

    周子舒白着一张脸,指着他道:“你……”就觉得胃里翻滚,怎么想怎么恶心,还偏偏抑制不住,非要怎么恶心怎么想。

    温客行慢条斯理地过来牵起他一只手,竟伸出舌头,在他手心上一卷,将那颗小核桃仁卷走了,津津有味地嚼了几下,笑道:“相公,你都这么大人了,挑食怎么行呢?实在是太不像话了。”

    周子舒默默地转过脸去,不看他,半晌,才幽幽地说道:“我要休妻……”

    温客行大笑起来。

    张成岭一张脸上怡红翠绿地看着这两个老不正经的,好久,才鼓足了勇气,慢慢地蹭上去,结结巴巴地道:“师、师父,咱、咱们为什么要去洛、洛阳?”

    周子舒的恶心感还没被压下去,一张脸白里带着青地瞥了张成岭一眼,不耐烦地说道:“去看看是谁要你的小命。”

    张成岭懵懵懂懂地看看他,张张嘴,道:“啊?”

    温客行一只手松松地握在马缰上,一只手抬起来蹭了蹭自己的下巴,问道:“当时,有两拨人,分别雇了两拨蝎子,想要这小鬼的命……”

    周子舒打断他道:“红衣服的喜丧鬼应该没想要杀他,要动手早动手了,不会和他废那么长时间的话。”

    温客行回过头来,若有所思地望着他,说道:“所以你是想找出那批毒蝎死士后边的人?难不成……你是来找那群蝎子们的?难不成毒蝎的老窝,便在洛阳?”

    张成岭崇拜地望着温客行,只觉得这位前辈实在是闻一知十触类旁通举一反三,实在是太聪明了,周子舒冷哼道:“你废话那么多,是为了显示你比那小鬼强一点?”

    温客行皮糙肉厚,完全不理会,只接着问道:“难不成你竟然知道毒蝎的老窝在什么地方?”

    周子舒下意识地想再喝一口酒,想起酒壶里被姓温的混蛋放了什么东西,送到了嘴边,便不得已又放下,他平生最恨别人糟蹋美酒,于是狠狠地瞪了温客行一眼,冷声道:“你不知道不代表我也不知道。”

    温客行忙哄到:“那是那是,周大人实在是英明神武手眼通天,岂是我等这样的平头百姓能望其项背的?”

    周子舒只觉得他油嘴滑舌,废话上车拉,十分想揍他,想了想又觉得恐怕打不过,便好汉不吃眼前亏地扭过头去,不理他了。

    三人一直走到了洛阳城里,在一家酒楼里,吃饱喝足休息够,周子舒便将张成岭叫到房里来。

    张成岭先是不明所以,乐颠颠地就跑过去了,谁知周子舒二话不说,一掌拍向他肩膀,张成岭登时知道,这又是师父随时随地的考试了,来不及反应,便矮身躲开,形容猥琐地从他胳膊底下钻了过去。

    周子舒皱皱眉,发现这小鬼有种天分,无论多潇洒好看的招式,到了他手里,都会变得驴打滚似的狼狈不堪,可若说他错了吧,他的招式使得又并没有错。他坐着不动,随即手掌一番,便将张成岭罩在里面。

    张成岭“哎呀”一声,竟然“扑通”一声平躺了下去,脊梁骨蹭着地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