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当雷呼转世成甚尔女儿

报错
关灯
护眼
第41章 兵荒马乱(第1/2页)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书架
    都说“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早纪从小含辛茹苦把弟弟和爸爸拉扯到大,她的弟弟妹妹也各个贤惠,伏黑津美纪和伏黑惠在厨房里忙碌了半个多小时,餐桌上摆满了美味佳肴。

    伏黑津美纪把围裙卸下来,微笑道:“是专门给姐夫准备的营养餐哦。”

    夏油杰捂着嘴,闻言轻声道:“劳烦你们了。”

    “都是一家人,就别跟我们客气了。”伏黑津美纪摇了摇头,“早纪姐那么心疼你,要是姐夫养怀了身子,姐姐肯定会责怪我们的。”

    被狂cue的早纪本人:“……”

    她木然地把脸埋到了饭碗里。

    五条悟趴在另一边的桌子上,额头抵着桌面,身体如得了帕金森一样疯狂抖动,无声地狂笑。

    惠和津美纪在忙着上菜,双胞胎也没闲着,她们“噔噔噔”地跑去冰箱,把冷藏的饮料取了出来。

    难得团聚,没有酒水尽兴怎么可以呢。

    已经进入青春叛逆期的菜菜子和美美子对视一眼,双胞胎的默契让她们配合无间,一人取出矿泉水的空瓶子,另一个人把饮料倒入其中,随即她们撬开白酒的瓶塞,把酒液倒进空了的饮料瓶里。

    夏油大人和早纪大人,总是拿“未成年不能饮酒”的理由堵她们,连尝尝酒的味道都不行!

    明明五条老师都说了,他们俩在年轻时也不是什么三讲四美的好学生……

    她们偏要勉强!

    菜菜子戳了一下妹妹,美美子立刻会意,捧着饮料瓶就往餐桌上走。

    夏油杰扭过头:“美美子,这瓶饮料……”

    美美子忙开口道:“夏油大人不能喝!怀孕期间喝冷饮不好,而且这还是碳酸饮料呢,要考虑孩子啊。”

    夏油杰梗住了喉咙:“……”

    菜菜子又取了两瓶正常的果汁,打着哈哈说道:“纯粹是我和美美子想喝碳酸饮料而已。这里还有果汁呢,我去热了一下,夏油大人应该也是能喝的。”

    从未被如此体贴入微地对待过的夏油杰:“……嗯。”

    心情甚是复杂。

    五条悟像是终于笑够了,口袋里刚洗出来的黑历史照片鼓鼓囊囊,他欢快地举起手:“美美子酱~这里要一杯!”

    “好的,五条老师。”

    反正五条老师是成年人,又经常和她们狼狈为奸,应该没什么事吧。

    怀着如上心理的美美子,毫无防备地给五条悟满上了一杯酒。

    除了双胞胎和五条悟外,夏油杰被勒令只能喝温热的橙汁,惠和津美纪两杯凉白开,而早纪得到了一杯沁凉的桃汁。

    为了照顾孕夫,人们有意无意地把夏油杰围拢在最中间,防止他出什么意外。

    晚餐丰盛,手艺绝佳,早纪尝了几口便眼睛微亮,毫不吝啬溢赞之词,大力夸奖津美纪的手艺。

    伏黑津美纪被她夸得不好意思,脸色微红道:“这没什么。早纪姐做的饭菜才是真的好吃呢……我只是想为早纪姐分担一些家务而已,手艺算不上多好。”

    顿了一下,伏黑津美纪不无感慨地看向夏油杰:“姐夫以后一定有口福了。”

    伏黑惠并没有吭声,但从他的神态来看,显然是对这番话持赞同态度的。

    早纪:“……”

    不行,她快支棱不住了。

    未来的弟弟妹妹是怎么了,三句话不离早纪姐,彩虹屁劈头盖脸砸过来,她几度快要窒息。

    早纪害羞得指尖微颤,不安地摩挲着筷子,不得已,只好转移话题道:“津美纪……小姨,是什么时候来到这个家的呢?”

    这话问得突兀了,好在早纪如今披着个小孩子的马甲,童言无忌,自然不会有人觉得冒犯。

    津美纪闻言微愣,随即露出了些许怀恋的神色。

    “这个啊……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呢。”

    伏黑津美纪亲切地给她夹了一块鸡腿,那些未曾褪色的记忆,仿佛就发生在昨天,构成了温暖到令人落泪的图卷,于她的口中娓娓道来。

    “我一开始不属于这个家,只有一个母亲。”

    提到“母亲”一词的时候,津美纪睫羽轻颤,眼眸忽而黯淡了下去,但就像是错觉一般,她很快又笑了起来。

    “我的母亲经常把我忘掉……所以在遇到早纪姐之前,不夸张地说,我总是怀疑自己会饿死,或者冻死在第二天。是早纪姐给了我完整的家庭,给了我生活下去的动力。(注)”

    津美纪低垂着头,轻声细语:“虽然这么说很不好意思,有点大言不惭吧……但我想成为像早纪姐那样的人,像她那样乐观、坚强,给人温暖。”

    那时候的姐姐啊,是她的整个世界。

    从此以后,她有了信仰与憧憬,有了活下去的目标。

    津美纪忽地把小早纪抱了过来,笑吟吟地往她往她饭碗里夹菜,顺便捏了捏她婴儿肥的脸颊。

    “你的妈妈是个那么好的人呢。所以啊,不要辜负了她的期望。”

    早纪炸毛:“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放我下来啦!”

    顶着夏油杰忍俊不禁的目光,早纪脸色爆红,鸵鸟似的跑了回去,窝在自己的座位上,再也不敢吱声了。

    五条悟围观全程,墨镜下的眼瞳里,不知何时也泛起了温和的笑意,如同春日初雪化融的湖泊。

    他悠悠地晃着手里的高脚杯,心想他们这个家里,果然只有早纪厨和扭曲的早纪厨。

    这些孩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