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豪门女配想下班[穿书]

报错
关灯
护眼
第65章 立家规(第2/3页)
书签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书架
梯一边说:“真娇气。”

    郁甜娇气的在男朋友的怀里蹭了蹭,然后说:“季哥哥你别回家了。”

    “你都这样了,我怎么放心回家?”

    郁甜又乖乖的在男朋友胸口蹭了一下,把钥匙递给他。

    “我得去洗澡,”她“身残志坚”。

    季和风某种程度上很理解她,带着一股烧烤的油烟味是休息不好的。

    她去自己卧室的卫生间里面洗澡,草草冲了一下然后穿着睡衣出来了。此时的季和风已经在外面的浴室也冲了个澡,连热水都烧开了,看郁甜出来,他说:“过来。”

    季和风塞给她一杯热水,郁甜又不高兴了:“我不想喝热水。”

    “你得把药给吃了。”

    她眼巴巴的看着季和风:“有糖吗?”

    “没有。”

    说完还批评她:“裙子太短了,你不是还难受吗?”

    郁甜不甘心的指男朋友身上的居家服:“情侣的呢,就是没来得及送你。”

    季和风拿她没辙,拉人进了卧室,找了一套长些的睡衣,郁甜耍赖不动,季和风还得伺候她穿衣服。

    这回她倒是听话了,虽然自己不动,但是让伸手就伸手,让放下就放下。

    郁甜看着自己男朋友来回的忙,一下子就笑出了声,她指着那个柜子:“季哥哥,那里面有暖宝宝。”

    于是季和风就去给她拿暖宝宝,她高兴得歪倒在自己的软枕头上舒服的喟叹:“居家必备季哥哥。”

    季和风似笑非笑的给她撕开暖贴的包装,然后还不忘记跟她翻旧账:“谁叫我是男仆呢。”

    郁甜:“……”

    郁甜一时没能跟上他的脑回路,想了一下还是没想起来,于是季和风好心的提醒了一下。

    她这才想起来。

    那时的她跟蓉蓉一边直播唠嗑一边在季家吃烧烤,她好像喝醉了……是这么回事儿。

    郁甜转头捂着开始发热的暖宝宝,一脸认真的解释:“那是上辈子的我干的事情,与这辈子的我无关。”

    说完,她还补充:“你听差了,我话都没说完,我没说你是男仆,我说你是男菩萨。”

    救苦救难的男菩萨。

    男菩萨似乎没听进去她的话,不但没打算救苦救难,还把那几片儿苦药重新塞进了她手里。

    郁甜也知道生病了就得吃药,见她怎么磨季和风都不服软,只能不情不愿的扭曲着一张脸把胃药给吞了下去。

    “还疼吗?”

    她一边点头一边伸手:“疼,季哥哥你过来。”

    郁甜抓着自己的人形大抱枕,然后钻进了人的怀里,季何风抱着她开始教训:“记住医生的话了?”

    郁甜装傻:“我没记住。”

    “装傻也没用,我确实该给你上上家规了。”

    郁甜:“……”

    季和风仔细想了一下,之前确实忽略了这一点,郁甜实在是太随心所欲了,喜欢玩儿倒是没什么,但是不能因此伤了胃,这丫头好像还挺喜欢喝酒?

    郁甜试图卖惨:“那都是因为我以前没遇见你啊,你以为我想那样吗,可是只有灯红酒绿热闹喧嚣的生活才能填满我空虚的内心……”

    她还没装完,就被季和风给捏了脸:“别说没用的,以后必须好好吃饭,不能再吃夜宵了。”

    吃也只能吃清淡的,烧烤这种东西在胃口养好之前都不能碰了,冰激凌也不行,酒也不行。

    郁甜听着他的话,像被上刑一样。

    她欲哭无泪的伸手推人:“离婚吧,不过了……”

    还没推开人,就又被抱住了。

    家规还没立完。

    也不能再熬夜了。

    郁甜心绞痛。

    然后又听男人说:“熬夜可能是因为精力过剩,如果以后还有这种情况,我可以帮你。”

    “……”

    郁甜头一次痛恨自己优秀的理解能力,她悲痛欲绝的说:“男人不能对女人管得太死,这样会让她感到窒息,想要远离。”

    黑夜中,季和风温柔的抱着她,抚着她的头发。

    听见这话也一点儿没害怕,暧昧的壁灯散发出柔和的幽光,将他的轮廓打得愈发英挺,那眸中深沉和快让人溺毙的爱意将她整个人笼罩着。

    他轻勾着唇角:“谁想远离?”

    郁甜:“……”

    郁甜默默扭头,怂了。

    她不知道自己是几点睡过去的,不知道是因为吃了药还是有季和风在身边陪着,郁甜这一觉睡得很沉很沉,醒来之后胃好像也不疼了。

    她迷迷糊糊睁开眼的时候,身边的位置已经空了,郁甜撑着胳膊坐了起来,看见床头的手机才确定男人没有离开。

    她没睡醒,但是又奇怪人去了哪里,于是踩着拖鞋就打开卧室的门走了出去。

    桌子上摆着几样香喷喷的早饭,站在那里还能闻见一股粥的清香,郁甜走过去拿起勺子尝了一口,然后眼睛发亮。

    正好季和风刚从厨房出来。

    “季哥哥,这是你做的?”

    季和风诚实的告诉她:“不是。”

    他可没有那个本事,这是一早让家里的人送过来的。

    “好喝。”郁甜舒服得眯起眼。

    季和风摁了一下她头上翘起的呆毛问:“还困吗?”

    “困。”郁甜喝了一口粥,点点头,“吃点东西再睡觉。”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书签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