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青楼小倌穿肉漫[重生]

报错
关灯
护眼
7教主你个受(全)(第2/3页)
书签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书架
    秦贞拿起铜镜,咧嘴呵呵一笑,

    “还不错,是个美人。”

    “当然是美人,秦郎就算化成个叫花子,气质也是极美的。”沈良好整以暇,柔身环上他脖子,在他未沾泥塑的唇畔轻吻一记。

    “你可要小心,刺杀不成不要紧,能抽身而退才是最重要的。”

    “得了吧,别看小生这样,身手可不错,他们抓不着我。”

    秦贞转头又在铜镜里注视了一下自己。那分明是穆驰的帅脸。

    全然出自无意,自己竟不知怎的就将外貌描述成了这般。他想了想,十分好玩地一笑,拿着镜子摆了个穆驰惯有的冷冷禁欲表情,哈哈捧腹着从窗口跃了出去。只留下莫名其妙的沈良,一人呆立屋中。

    天府大牢位于京城城南十分隐秘之处。

    秦贞照着沈良指点,一路触动机关,直过了二十七道凶险关卡才到了天牢大门。这些关卡设计淫丨巧,招招夺人性命,有些甚至让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生生卡在那里血流尽至死,或是跌入满是食肉巨鼠的坑洞之中,活活被啃尽血肉。

    秦贞不怕死,还经常找死,但白白死的事情他还是坚持不做。二十七道凶关下来,他只是左臂被划了一道伤口,其他部分倒还齐整。为防刚才划伤他的利器上喂了毒,秦贞停□来躲在暗处,从怀中摸出两粒天容丹吞了,又运气防止毒液扩散。

    天牢内部宛若迷宫,还有武功高强的侍卫把手。秦贞按照沈良的地图一路摸过去,避开了些最厉害的,迷倒了些中等程度,至于些挡路的杂鱼,他也就顺手砍了。他先照计划潜入主控室,偷到了底层地牢的钥匙,接着又层层下潜,直到位于地底深处的地牢之中。

    “王爷?”

    秦贞颤声道。他把地牢上下两层的侍卫全部放倒,颇花了些时间,身上也来回多了许多伤痕。最深一道在右侧大腿,刚才破门时首先与他缠斗的那人分明是天华派高手,善使长剑,一剑下来,伤口几乎深可见骨,血肉都翻了出来。

    “嗯?”

    只听微弱一声应答,秦贞知道这人还有气。只是自他记事以来永远冷漠霸气的王爷,此刻却被粗大的铁链吊住双手,朝两侧吊在空中,身上几乎没有好肉,白色的囚衣被撕成条状,染着斑斑驳驳的鲜血。

    “哼,又是些杂鱼,”王爷睁眼瞥了秦贞一眼,不屑地哼了一声,声音虽然虚弱,却带着令人毛骨悚然的威严之感,“本王说了,要杀要剐自然都随意,不必再费心了!”

    “王爷,是小生来救你了。”秦贞忍住内心强烈的震颤,单足一点,使轻功攀在一根锁链上,达到和王爷相同的高度,从怀中取出一个白瓶,拔开塞子,凑到王爷嘴边。

    “秦贞?”王爷表情明显有些惊愕,他努力转头凑到瓶边,闻了闻瓶内液体的气味,“果真是你。你没死?”

    “这是王爷的云白浆没错,只有小的才有。王爷快喝了,这前后缘由我们出去再说。”

    王爷的表情略显怪异,然而他没再说什么,只是默默地张嘴把云白浆整瓶喝下,片刻之后,他脸上果然泛起了血色,一些大处伤口也逐渐开始愈合。

    “小的偷到了钥匙,这就来给王爷开锁。”

    “呵,你居然没死,”王爷并没有因为秦贞想要开锁的尝试泛出任何高兴之色,反倒失声一笑,“十八罗汉居然都没把你弄死,本王调丨教的倒是真好。”

    秦贞身形一顿,动作慢了下来,却也不回头看他,继续检查锁链的机关,却一时总找不到锁孔,

    “小生就是王爷养的一条狗,王爷想让我死,直说便是了,推给贾员外做什么。”

    “哼,你倒聪明,看出来是本王做的了?”

    “猜得出一点,刚才才确定了,”秦贞声音平静,倒并无波澜,只是手上解锁动作不停,依旧不抬头看他,“贾员外夫人为了争风吃醋,倒不至于做到这种程度。我虽是王爷暗使,却自信并不可能有敌方知道,所以也不会费心除我。反倒是京城皆知王爷宠丨幸我,敢出手动我的人也不多……”

    “哼,那你还回来救我做什么。”

    秦贞咧嘴一笑,这一笑却难得笑得丑极了,“谁知道呢。”

    沉默半晌。

    王爷突然沉声道,“你走吧。”

    “啊?”

    “本王就算是出去,也是丧家之犬一条。难不成你还狂妄到以为,你区区秦贞,就能护我周全?”

    “王爷不出去,小生就是丧家犬一条,”秦贞终于抬头看上王爷双眼,惨然一笑,“别看我这样,拜王爷悉心调丨教所赐,小生功夫拳脚也有上俩下子。再不济,不还有条狗命么?”

    空旷的地牢里突然传来轻声一笑,接着是啪啪啪的鼓掌声。

    “哈哈哈,真是一场好戏。王爷,想不到你作恶至此,不忠不义,还有人愿意追随。佩服,佩服。”

    秦贞猛地转身,将王爷护在身后,拔出腰侧软剑就要迎战,却听身后王爷声音温凉冷淡,毫不惊讶地说道,

    “本王能让沈教主如此大费周章,也算值得了。”

    秦贞心下一惊,定睛朝远处一看,那身着红袍,衣袂翩翩之人,不是沈良是谁?!

    “是你……”

    “秦郎,”沈良嫣然一笑,“你这血淋淋的样子真好看,弄得人家都有凌虐欲了。方才明明有云白浆,自己不喝一滴,偏要给那死鬼喝,现在还撑得住?”

    “嘿嘿,千金难买老子高兴。沈美人,你演技不错,小生受教了。”秦贞嘴上倒是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书签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