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青楼小倌穿肉漫[重生]

报错
关灯
护眼
8王爷先别死(第1/3页)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书架
    秦贞扑哧轻笑出声,牵住两手的铁链又凶险地颤抖了起来。地牢里火把明明晃晃,一时间只听见身下巨坑中毒蛇嘶嘶之声,

    “美人,你可真好笑。小生是王爷养的一条狗。王爷当然该选我死啊。”

    “秦郎,本教主真是要嫉妒了。”沈良白皙如玉的下巴一挑,眉眼里盈盈都是笑意,“那个男人有什么好,能让我的秦郎这样舍了命都要救。像秦郎这样的模样身手,到本教中来,假以时日,一定能做到护法的地位。如何?不如你踹了那死鬼,和阿良我做一对亡命鸳鸯,浪迹天涯?”

    “嘿嘿,听起来可真不错。”秦贞咬着牙调笑道,“不过美人,你要是真这样放不下小生,日后还是多拿银子来青月楼就是了。用得着这么麻烦么?”

    因为失血过多,他的意识已经有了一些模糊。他暗自提起运功,抑制住了一部分毒质的扩散,但由于气血虚弱,有部分毒液在他右肋骨处疼得钻心刮骨,一**撞着心室。他抬起头侧瞥一眼,三步之隔的王爷此时一句话不说,双眼微阖,一副捉摸不定的样子。

    “怎么样,王爷,秦郎,你们要如何如何抉择呢?”沈良好整以暇,一脸看好戏的样子,抬抬手差人搬了个玉质的座椅放在坑畔,一身如血红袍在清冷的白玉上铺坐开来,倒像海棠压梨花,颇有种嗜血变态之美,

    “相爱相杀什么的最美了,被恋人背叛什么的最美了。秦郎呐,阿良对你什么都喜欢,就是讨厌你嘴硬。本教主倒是可想看看你嘴上说着‘想先死’,一会那死鬼还真让你先死了的时候的小表情。啧啧,光是想想我都要硬了。”

    沈良一脸痴迷而变态的笑容,又是一个响指,联动着秦贞和王爷的两条锁链凶险地一颤,向下猛地又降了几寸。他和王爷被绑着的两手边上各有一个精巧的机括,扳下左手的就是对方掉下去,扳下右手则是自己。而只有一人的体重下坠,将一边的链子扯出的足够长,另一方的锁链才能真正解开。

    “要——快——哦,秦郎,过一刻钟我就把锁链向下降一点。嗯?你想知道一点是多少?矮油,那要看人家心情嘛。人家就是想看看,你们是想一个人洒洒脱脱地走呢,还是真的情比金坚,偏偏就想一起齐齐整整地先把脚撕掉,再是肚子,肠子,最后才吃到心脏。”

    “别逗了,宝贝儿,”秦贞虚弱地咧嘴一笑,抬眼环顾。地牢里不知何时开始,满满当当地立满了六神教高手,脸上蒙着黑布面具,全都看不清表情,

    “就算一人逃出来又如何。你和闵敬王勾结,引西北番邦入境,如今六神教控制了这天府大牢,闵敬王控制了京城周边。就算逃出来也是一死,你要是真爱,倒不如在这里给小生个痛快,小生来世再好好疼你。”

    “秦郎,你知道得可真多,”沈良故作惋惜地撇撇嘴,“脑子聪明,身手又好。技术过丨硬,持丨久丨度也……嗯……”沈良居然看着秦贞血淋淋的样子,满脸发丨春之色,拿手摩挲着自己腿丨间,一副情丨动不能自持之色,“真想让你再gan我一次啊。”

    “不过来世就不用了,你就是死了,阿良也会记着你,”沈良饥丨渴地舔舔嘴唇,“阿良到时候会把你的腿骨捡回来,做成玉持,还是和你夜夜风丨流,永远都记着你。”

    “宝贝儿真是有雅兴,小生我怎么能辜负美人好意,”秦贞有些厌恶地看着玉椅上那人扭动的丑态。他垂头焦急地宁神谛听,终于感到颈间沙漏之声快到尽头,当下抬头倜傥一笑,“时间差不多了,美人送小生一程?”

    “王爷不选,秦郎你要选了么?快选快选,你是要选……”

    “小生来选的话,当然是……”

    铁链哗的一声,秦贞向上弹起,手上锁链尽开,足上拼全力一蹬,在空中滚翻一周,落在坑边。

    还不及沈良反应,秦贞便欺身上前,在他大穴上刺上一针,甩手将不能动弹的沈良扔进蛇坑。与此同时,另一边锁链哗啦哗啦似乎放到尽头,蛇坑内群蛇极其兴奋地翻滚着。

    王爷掉进去了——

    爷掉进去了——

    掉进去了——

    进去了——

    去了——

    了——

    周围教众全部傻在原地,对于这个变故完全不及反应,黑布面具未遮住的眼睛里,齐刷刷地露出了一种“熊孩子玩脱了吧”的表情。

    “嘿嘿,”秦贞赖皮一笑,将颈间沙漏拿出捏碎,朝愣住的众人均匀一洒,大叫一声,“得罪!”便也纵身跳入蛇坑。

    话音未落,天府地牢突然开始地动山摇。

    地牢顶上的石屑开始簌簌掉落,厚重的地牢顶层隔板上面,传来连珠炮一样的闷声巨响。大概顶上牢狱的建筑在不断发生爆炸。

    “快去看看上面怎么了!”

    一个黑袍上绣着红线的男子显然在教中地位颇高,他一边稳定慌乱的教众,一边指使一人带上一队分队去上面镇压险情。

    “左护法!不好了!地牢的门被关住了!”

    “蠢货,你手上的剑是用来刮猪毛的么?砍开啊!”左护法现下脸色铁青到能开染坊。

    “不是啊……”那侍从带着哭腔说道,“不是地牢的铁门,是石门啊!”

    左护法一惊,拨开众人向前查看。那石门是道闸门,从顶上降下,厚如城墙砖,十几年都未曾真正关起。却不知何时以开始飞速下落,眨眼间和地面的间距已不足一人通过。

    “蠢货,这门这么大动静,怎么会没人发现?!”

    “想是……”侍从抖抖索索地指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