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青楼小倌穿肉漫[重生]

报错
关灯
护眼
13真假沈教主(第1/3页)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书架
    旌旗猎猎,六神教教众气势雄壮地开到天华山下。浩荡的队伍正中,几个教徒抬着一架玉质宝座,上面斜斜地坐着一人,身着血红色绣凤的锦袍,眼神吊着股邪气。那人架起一只手,懒懒地撑着脑袋,眼睛却是定定盯着下山之路,嘴角勾着一抹玩味的笑容。

    此人正是当世第一大魔教六神教教主沈良。

    这日已是初夏,日头盈盈地略有些晃眼。沈教主却似乎一身清凉,在晃眼的日光下宛若邪神。教众中鸦雀无声,似是在静静候着什么,一时间只听见初生的夏蝉忙不迭地在山林中叫着,引出十分悠长的回响。

    “丹霞散人,您终于舍得露面来会会本教主了么?”

    沈良突然间开口,教众俱是一怔。这样安静的氛围当中,别说是脚步声,连林鸟惊飞的动静都极是突兀。才方才一瞬,更该是没有人出现的动静。众人私下里四处打量,却并没见到什么人影或是鬼影现身。忽有眼尖的教徒噤声朝林间一指,这才隐隐见到一抹红影影影绰绰地闪现了一瞬。

    “哼!”一声清亮的嗤鼻之声突兀地响起,众人回过神来的时候,一个撑着纸伞的红衣男子已经不声不响欺身到了眼前。那人身长挺拔,容貌秀丽,却是满脸傲气而不屑的神情。明明看上去年纪轻轻,却有着目空一切的痞气。

    “好狗不挡路,挡路非好狗。我说大清早哪里来的小兔崽子,扰人清梦。趁老子还好说话,赶快把路给我让开,别妨碍老子下午赌钱的场子。”

    “丹霞散人果然超脱。本教主此行也并无大事,只是有几个疑问想请教散人,”沈良毫无让开之意,反倒做了几个手势,让排在扇尾的教众无声地朝里收了收,隐隐形成包抄之势,“散人可否让本教主上山一叙?”

    “无知小儿,自不量力,”师父斜眼将那包抄之人一瞥,挑着眼将沈良一打量,“本来看你这小鬼还算上道,来见老子也知道挑件红衣裳穿穿,不过——”

    “不过什么?”

    “不过老子今天不高兴。所以谁也不想见。看到你们这么多人乌压压堵在这,我也闹心。”师父不耐烦地像赶苍蝇一般挥挥手,“快滚快滚,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沈良素来知道丹霞散人脾气怪异,然而眼前这人虽衣冠楚楚,性子却分明是个无赖。他也不再兜圈子,朝前一躬身子,玩味笑道,

    “本教主就想请教丹霞散人一件事,问完就走。”

    “老子不想说,你难道要撬开我的嘴?”师父手一叉腰,气哼哼地挑着眼瞪回去。

    “京城青月楼的头牌秦贞,可是散人的弟子?”

    “你个兔崽子没完没了,等会别怪老子使粗。”师父将伞柄朝着日头的方向斜了斜,“老子混赌场,不混青楼。对这号人才没什么印象。”

    “那可奇怪了,”沈良脸上的笑意更浓,索性从玉椅上飞身跃下,超前徐徐走了两步。身后又做了两个手势,两边包抄之势更甚,

    “本教主先前也有幸做过这位秦大倌人的恩客,无意间得到了这个,散人又如何向本教主解释?”沈良手中晃晃地吊着一个朱红色锦缎香囊,反面绣彩云图,正面却是用金线绣了一个隶体的“丹”字。

    “我哪知道,这种货色看起来,在外面镇子上一两碎银子可以买上一筐!你要喜欢自个把自个当了,换来半两银子,买来浑身挂着玩儿也成啊。”

    沈良看丹霞丝毫不为所动,不禁脸色一黑,却见那人眼中忽地冷光一闪,

    “哼。老子最不待见你这种小子了。毛都还没长齐,就来你祖宗跟前嚣张。”

    说着他大红色伞面一转,一阵箭雨从山上各处射出来,噗噗数十声,箭箭正中排头教众的脚前一寸。排在前面的教徒却一脸木然,并没被吓得有丝毫退缩。师父冷声一笑,暗自里打量一遭,心里有了八分底气。

    沈良这边也不示弱。大抵是觉得反正撕破了脸,他便也不再顾及礼数,直接大方地将指挥手势打得天花乱坠。身后教众搬弄着沉重的兵器,略一拧动机关,一大股黑色的烟云从兵器中喷射出来,在半空中渐渐凝成低云。教众又是一阵捯饬,只见黑云全部化作细密的黑针,朝丹霞散人猛射过来。

    只见丹霞散人面上依旧摆着气鼓鼓的脸,毫不在意地将红袖一摆,口中短短地念了一道咒,竟将数万枚黑针生生停在半空。他右手又挽起一诀,轻轻抬手一指,所有黑针竟顺从他的一直倒转方向,直朝着沈良教众眉心,

    “哼,这点三脚猫功夫也敢拿出来现眼。”

    师父左手悠悠地转着伞柄,右手懒懒地一挥,所有的黑针登时齐齐朝教众射出。六神教教众还要四处奔逃,却哪想这黑针如同长了眼睛,追逐着目标准准朝背心刺去。

    “没用的,”师父傲然站在远处,脚步一分都没有偏离原位,“老子在黑针里又加上了解语咒,让我瞧瞧你这些教众都是些什么货色!”

    果不其然,一时间漫山遍野都是种“噗噗”的声响。每当一簇黑针刺入一个教徒背心,都如同戳爆了一个气球,那人便“噗”地一声急速缩小下来,直至缩成半个拇指甲大的黑色爬虫。

    那沈良眼中突然划过一丝惊惶之色,还未及他重新镇定下来,一支长箭突然簌簌地穿过空气,“铮”地一声刺过他左腋下衣衫,竟将他钉在树上。

    沈良赶忙想要挣脱,谁料抬眼见丹霞眸子一沉,又是一声响指,另支长箭应声而出,“铮”地一声又穿过他右腋衣襟。两支长箭显然不想夺他性命,然而这精准的箭法却生生令人胆寒。显然意在警告他,虽然现在不想取他性命,但废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