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青楼小倌穿肉漫[重生]

报错
关灯
护眼
32重杀回学园(第1/3页)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书架
    此夜里月影也黑,吴杰槽医院的后花园里也几乎黑不见指。白天里优雅荫郁的园木,现在全化为黑黢黢的影子,在残月的光线下显得有些可怖。

    “嗷!”秦贞身后一阵痛叫,又是噗通一声钝响。显然魏迟绊到什么,然后重重地扑倒在地。

    “怎么了?”秦贞无奈地返回来,拉着一只胳膊把他拽起来,“这不还没到过年么,你这熊孩子忙着磕什么头啊这是?”

    魏迟泪眼盈盈地抹了一把鼻头,

    “我夜盲。”

    “你真是攻?”

    “啥?”

    “小生还真没见过这么弱的攻,涨姿势了。你媳妇呢?这么些天没见着他啊。”

    “他在外求学辛苦,别说你了,连我都一个月没见着他了。”

    秦贞一脸“这熊孩子真不争气”的表情,摇摇头,

    “古圣先贤说的好,普洱越放越香,菊花越放越痒。你把你媳妇菊花晾着一个月,你觉得能有什么后果?”

    “他能不要我了。”魏迟水灵灵的双眼顿时又溢满了泪水。

    “确实。”

    “那怎么办?”

    “跟我混啊。你当这一声老大是白叫的么?”秦贞见这人真的两眼一抹黑,比瞎子还瞎子,这么逃亡起来真心没用。干脆将人往肩上一抗,迈步就走。

    “啊啊啊啊大侠!”魏迟猛地被拎起来,吓掉了半条命有余,在秦贞肩膀上张牙舞爪哭天抢地,“您您您到底什么来路啊!”

    “小生姓秦,单名一个贞字。京城青月楼鼎鼎大名第一倌,**抵百两,菊花值千金。”秦贞抬手拍拍他屁股,

    “别乱叫唤,你看你这不是学艺找对了师父么?”

    “原来是穿越过来的,”魏迟点点头,突然觉得有啥不对,“欸?!你你你是穿越过来的啊?!”

    “嗯。”秦贞淡定点点头,“小生就是你们口中的古人。”

    “可你不是受么?我能跟你学啥啊?”

    “那你想学啥?”

    “我想学——”魏迟虽然看不见,而且头倒着向下颇为充血,可此时愣是从充满渴望的心中射出一道希望之光,

    “我想学如何一夜七次金枪不倒,让我媳妇□欲死欲仙,从此重新过上性福美满的生活。”

    “那你去买xx可牌壮阳药不就行了么?”秦贞撇头一啧。这些天在病房电视里,他愣是把这几句广告词听了八百遍,听得耳朵出茧,反射性地想吐,

    “怪不得这么不上道,你这思路不对。”

    “那我应该——”

    难得魏迟摆正心态,虚心求教,然而这边话音未落,却只听围墙附近有轻微的树枝断裂声“啪啦”一响。

    “嘘!”秦贞猛地一拍魏迟屁股,示意他闭嘴,无声地飞身躲上一个凉亭房檐,凝神谛听。树枝断裂的微弱声响在静谧的夜中被无限放大,魏迟本就胆小,这时只觉得断枝声和自己轰隆的心跳,简直震耳欲聋。然而眼睛看不分明,这种恐惧感又因未知而放大了几分,使他只得用力抓住秦贞衣襟。

    “你说这么晚能有什么事啊?犯得着突然拉警报么?老子差点裤子没提就被警备长踢出来。”

    原来树枝断裂的来源是两人的脚步。听声音这是被突然召集而来的警卫,秦贞还不熟悉现代武器,穆驰又不在附近,他暂时不敢轻举妄动。

    “鬼知道,”另个一粗声粗气的大汉也不敢大声说话,然而声音里显然满是怨气,“医院围墙这么长,这样分配人力也特么没用啊。真要是有人从这突围,碰上专业的,就凭咱哥两个怎么能拦得住?!小命不搭进去不错了。”

    “而且究竟该从里防还是从外防?头儿说了么?”

    “说个屁。守着就得了,”大汉鼻息重重地哼了一声,“反正看人力分配就知道了,咱这不是重点防范部分。西面小门那边有警备长带着真家伙和二十来个人守着呢。咱这边外面就是悬崖,天然屏障,谁会傻到从这走啊。”

    魏迟听得腿一软,差点从屋檐上滑下去。

    “得,哥们,有你这句话咱就放心了。咱也就坐这好赖守到点钟一到,然后回去补觉是正经。”

    秦贞倒是意料之中地一笑。

    他抬手拍拍魏迟屁股,轻手轻脚把他从肩上取下来放在屋檐上。“啪啪”封住他面上和肋下两处穴道,魏迟先是觉得嗅觉渐渐离自己而去,渐而便有些呼吸不畅。

    秦贞从牛仔裤后袋里取出两片指甲大的黑片,然后用这些天刚学会的打火机嗤地点燃,趁墙下两人不备,弹指射至他二人脚下的空地处。

    这黑片毫不起眼,燃着后甚至没有火星,只是幽幽地散着一丝不易觉察的深蓝色淡烟。那两个警卫带着夜视镜,视野内一片荧光色的清晰。然而这蓝烟渐渐扩散开来,不多时就将二人包笼起来。

    “老大,你——”魏迟不舒服地一哼,却被秦贞捂住口鼻。

    “嘘,等等。”

    秦贞收起插科打诨的神态,双眼警醒如同鹰眼,掐着时间看着那两个警卫“噗通”一声重重倒地。微风吹得树林哗啦轻摇一阵,此番过后,院内再无声响。

    “好了!”

    秦贞这才仿佛松了一口气,直起身子来拎着魏迟轻身一跃,准准落在围墙电网之外。他又将魏迟靠在墙边,“啪啪”帮他解开穴道,

    “得了得了,”秦贞笑得腰都直不起来,“瞧你吓得怂样。起来,走了!”

    魏迟小脸吓得更煞白了,果真很怂地答道,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书架